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点刷官网:上市一年,小米神话难续

来源:点刷Mpos网络部添加时间:2019/07/10 点击:

2018年7月9日,在筹备了半年之后,小米如约上市,为了庆祝,公司给每个员工发了两件T恤。

颇具戏剧性的是,小米的上市拉开了香港资本市场狂欢的序幕,之后,美团、映客、宝宝树等多家企业悉数排队敲钟,但小米的市值并未迎来节节高升。

截至7月8日,其股价从17.0港元跌落至9.61港元,市值跌去100多亿美元,离“让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的诺言越来越远。为挽救市值,从2019年1月开始,小米集团已经斥资10.5亿元进行了22次股票回购,公司股票却始终在10.0港元低位徘徊。

股价的下跌固然受到全球股市整体萎靡不振、手机厂商红利耗尽、增长乏力困境的影响,但小米要解决的问题更多:主营业务过度依赖手机,却面临华为和OV的强势围剿;AIoT表现良好,但尚处于初级阶段未到快速增长期,同时对生产资料要求很高。

更深层次的问题是,过去8年,小米“天天以拖拉机的身体跑高速”,雷军累得够呛,如今小米必须要把拖拉机换成更适合的交通工具。因此上市之后,小米开始频繁调整组织架构。雷军必须建立一套更适合的组织架构,来提升整个小米集团的战斗力,而不是供应链有问题亲自灭火;中国区销售不给力又挂帅亲征。

4月6日,小米迎来9岁的生日。雷军在发给公司的全员信中写到:这9年里,我们经历过很多光荣的瞬间,也经历过不少艰难的时刻。今天我们在这里庆祝小米9岁的生日,同时吹响小米踏上创业第二阶段的号角。

故事开启了新篇章,小米和雷军面临的艰险越来越多,但以勤奋著称的雷军从来不会停止进步,更不会坐以待毙。

市值下滑之路

雷军对小米的自我期许和资本市场的实际评估之间,横亘着一个巨大的鸿沟。

从去年1月开始准备上市到7月9日敲锣,半年时间,小米的估值从传闻中的1500亿美元下滑到近500亿美元,实现了N连跳,而这种大幅下跌到上市之后也并没有结束。

2019年1月9日,小米期权解禁,据悉此次解禁涉及30亿股股票,相当于小米集团已发行股票的19%,员工和投资者的财富自由之梦得以兑现。

而就在解禁前一日,摩根大通、麦格理、瑞银这三家机构不约而同发布报告下调小米目标股价。如摩根大通由原来的“增持”降为“中性”,并且将目标价由原来的18港元,大幅下调至10.5港元。

1月10日,小米股价创新低,1月15日,更是首次跌破10港元。两天之后,小米集团斥资1.5亿港元回购股票,小米股价重新站上10.0港元。雷军也携高管承诺:未来365天继续锁定小米股票不套现。

自此之后,小米的股价有过近4个月的回暖。但好景不长,6月3日,小米股价下挫至历史新低8.92港元。截至7月8日,其股价从17.0港元跌落至9.61港元,市值跌去400亿美元,离“让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的诺言越来越远。

点刷官网:上市一年,小米神话难续

为挽救市值,从2019年1月开始,小米集团已经斥资10.5亿元进行了22次股票回购,但股价依然在10.0港元低位徘徊,甚至业内有人猜测,10.0港元或许是小米的心理价位。

回购的效果并不理想,这与小米股票的回购不给力有很大关系。1月9日小米解禁股的数量高达30亿股,但至今小米回购的数量只有1.25亿股,实在是杯水车薪。另一方面,虽然针对小米首批限售股的解禁,雷军及其他控股股东承诺在未来一年之内不会出售其持有的小米股票,然而这个承诺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这些人都不在本次解禁的范围之内。

点刷官网:上市一年,小米神话难续

市值的不断下跌和财报数据形成了强烈反差。小米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财报显示,一季度小米集团总收入人民币438亿元,同比增长27.2%;经调整利润为2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4%,营收利润双增,均超出市场预期。

可是香港资本市场似乎并没有买账。原因在于,这份财报背后存在诸多隐忧——Q1季度总营收为上市以来单季度最差营收,21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处置投资所得,而如若除去这部分收入,净利润仅为14.9亿元,为上市以来最低。

根据中金预测,小米2020年市盈率约为15.6倍,已处于联想、苹果等硬件企业的水平。目前来看,小米估值已回归至市场心中的“合理”水平,但这个数据低于港股互联网公司平均30倍左右的市盈率,甚至也低于港股硬件高科技公司的19倍左右的市盈率。

小米市值的现状虽然受到全球经济萎靡的影响,但更多的是,资本市场还是把小米看成一家硬件企业,而非互联网公司,这和小米自己的定义截然不同。更重要的是小米主营业务过度依赖手机,而如今全球手机商场都面临红利耗尽之后的增长乏力。

手机突围

小米似乎想努力冲出性价比的束缚,摘掉消费者眼中“小米=便宜货”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