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点刷加盟:万物皆可抓的娃娃机

来源:点刷Mpos网络部添加时间:2019/05/05 点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零售老板内参”(ID:lslb168),作者孙园,编辑万德乾,图片来源东方IC,36氪经授权发布。

核心导读:

1.娃娃机是怎么一步步让人欲罢不能的?

2.娃娃机在中国经历了哪三个阶段?

3.做娃娃机就能“躺着挣钱”吗?

用300多块钱去买一个价值50-60元、巴掌大的毛绒玩具,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是脑子有问题。

但如果说花300块钱在娃娃机上玩了一下午,只抓到一个娃娃,人们只会说你技术不行或者运气不好,而不会被质疑败家。

娃娃机,当代人的精神“鸦片”。从老者到稚子,很少有人能抵挡住对于成功捕获一只娃娃的向往。作为许多人眼中“一本万利”的生意,娃娃机如何在中国兴起、如何发展,做娃娃机就真的能“躺着赚钱”吗?

娃娃机“西学东渐”

娃娃机的诞生,要追溯到20世纪初的美国,以蒸汽挖掘机为原型的娱乐型“挖掘机”开始出现,让孩子们通过自主操作铲型或爪型装置来获取糖果。

渐渐地,糖果挖掘机演变成了抓奖机,游戏参与者开始从孩子们扩展到成人,抓取物也由一开始的糖果增加到了小型日用品和一些高价值品。

随着高价值商品在抓奖机中的应用,其投机属性变得越来越强,后来商家们开始把抓奖机引入赌场,并在其中放置钱币和筹码。这种做法很快大受欢迎,直到1951年,该类装置遭到法律明令禁止后,在市面上销声匿迹了。

但这并不是终点,20世纪50年代,抓奖机传入日本,最初以“起重机游戏”(类似黄金矿工)的形式风靡起来,那时景品(可抓取物)的内容部包括手办、办公用品以及食品等。

60-70年代,由于街机市场的萎缩,日本游戏厂商们开始寻找转型路径,并把目光聚焦到了抓奖机身上。到了1980年左右,日本泡沫经济前夕,毛绒玩具大量滞销,人们开始将这些毛绒玩具放进抓奖机中,娃娃开始取代零食等成为最常见的景品。

1985年,日本游戏厂商世嘉公司研制出了按钮操控的二爪抓物机,这个名为“UFO Catcher(飞碟抓手)”的机器操作简单,价钱便宜,外形又十分夺目,一经推出大获好评,自此,娃娃机从日本开始,席卷了整个亚洲。

娃娃机进入中国的第一站是台湾,90年代,一些从日本掌握了娃娃机生产技术的台湾厂商,在改革开放的政策吸引下,纷纷建厂广东番禺,由制造业带动,娃娃机也进入大陆市场。

据界面新闻报道,截至2018年底,番禺的娃娃机厂保守估计有2000家,娃娃机产量已占全球90%以上。

娃娃机在中国大陆的兴起,与番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由于租金和人工成本低廉,番禺在娃娃机之外,也是国内外游戏机生产的一大基地。据公开数据,番禺游戏游艺机生产高峰期可占全球市场20%份额。

可以说,什么游戏机最火,番禺就产什么,反过来,番禺产什么,什么就最火。

娃娃机之前,番禺的重心产品是捕鱼机,后因涉嫌赌博,在2012年公安部深入开展“铲赌患·正风气”集中行动中被整治。投机属性更轻的娃娃机,则借此机会成为转型后番禺的重点产业,并在全国范围迅速铺开。

据IDG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末,娃娃机在全国661个核心城市中总计铺设150-200万台,以每年每台3万元营收计,年市场规模超600亿元。

三步走,娃娃机的中国成长史

迄今为止,娃娃机在国内的发展经历了几个时期。

1.0时期,即2015年以前,娃娃机主要出现在电玩城等综合游艺场所,以投币的爪机形式抓取毛绒玩具为主。

此时的娃娃机形态比较单一,由于机器主要来自台湾引进组装成型,成本较高,对于人工维护的依赖性强,主要作为电玩城吸引女性用户的设备存在,属于基础普及阶段。

2.0时期,即2015-2017年,娃娃机市场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其中有三个节点:

一是《游戏机销售禁令》(即《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的全面解禁。政策的转机为制造商们带来了新的机会,2015年起,番禺的娃娃机制造业由拼装转为研发,掌握技术的厂商们集中生产,形成了成熟的娃娃机产业链。

二是2014年移动支付元年后,移动支付技术在娃娃机的线下应用场景。娃娃机过去受限于投币场景,流程繁琐,对人工维护依赖极大。

移动支付的出现使得娃娃机摆脱换币流程,对于消费者来说,手机扫一扫,在线充值即可,同时也减轻了人工维护压力。

三是远程调控管理功能的出现,随着移动支付的应用,娃娃机的管理控制面临更高要求,远程故障报错,库存(娃娃数量)管理等功能开始上线,娃娃机开始从人工时代转向智能时代。